船員:工作與世隔絕,猶如"坐水牢"
來源: | 作者:Keyidea | 發布時間: 2015-11-25 | 578 次瀏覽 | 分享到:

業內人士:新模式將徹底改變船員生存現狀

 
    “終于遠離漂泊的日子,上岸了?!?1月12日,剛剛辦完離職手續的譚勇(化名)走出公司大門,這意味著他告別了13年的海上漂泊生活,開始了新的人生。領導曾勸他留下,并承諾工資翻倍,他拒絕了,父母歲數大了,他想多點時間和家人在一起。譚勇說,這次和他一起離開的,還有7名船員,他們有的回村里種地,有的去做了建筑工,有的當上了物業維修工,而譚勇的新工作是快遞員。2015年6月25日,第五個世界海員日之際,交通運輸部海事局發布了《2014年中國船員發展報告》,報告稱,越來越多的海員“棄船上岸”,我國正面臨船員人才流失的挑戰。而這背后是艱苦枯燥的工作環境和聚少離多的精神壓力。上了船就與世隔絕,猶如“坐水牢”,是船員們普遍的工作環境,當陸上信息通暢到近乎“無死角”時,海上的船員仍在枯守信息孤島。


        失聯狀態,險讓船員抱憾終生
        船員是譚勇的第一份工作,上船之前,他一直在山東老家種地。2002年,譚勇發現同村的很多朋友都離開了村子,當上了船員,在工作幾個月后,帶回很多洋貨,這讓譚勇很羨慕,在村里呆了25年,結婚、生子、種地……他也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就在當年,譚勇決定離開家鄉“闖世界”,開始了海上漂泊的日子。運送一趟貨物,要幾個月,譚勇每天除了日常工作,和同事們簡單交流外,要么面對大海發呆,要么在宿舍里發呆,從最初的新鮮到日復一日的重復、枯燥,“無法與外界聯絡,沒有任何娛樂活動,就像是坐牢?!碧酚陸ソケ淶貿聊頭趁?,他開始想家、想孩子,想念自由的生活,他最盼望的是一個月一次的“福利”——衛星長途電話,聽聽家人的聲音,這是譚勇唯一與外界聯系的機會:“雖然很昂貴,但是沒有選擇”。很多次,他想放棄,但當他看到手里厚實的工資,和家人爭相翻著洋貨的幸福表情,他又決定堅持下去,只為給家人搏一個好的生活。一次父親的病危,讓譚勇后怕之極。去年年中,譚勇的父親心臟病突發住院搶救,醫生很快下了病危通知書,當時譚勇剛出海執行任務,妻子急得不知如何聯絡譚勇,慶幸的是,父親搶救及時,轉危為安,才沒讓譚勇抱憾終生。這次突發狀況讓譚勇堅定了“棄海上岸”的想法。
        和譚勇一樣,年輕時就在船上工作的周德全(化名)稱,自己過的就是與世隔絕的生活。今年45歲的周德全,到現在還沒成家,“誰會嫁給一個7、8個月都見不著面,近乎失聯的男人呢?”周德全從小在北京部隊大院長大,天馬行空的他,船員一做就是20多年,唯一的娛樂活動,就是每次船舶??堪侗呤?,找個酒館去喝酒,然后再帶著大量的酒回到船上,長此以往,周德全的身體也出現了問題?!盎還ぷ??這個歲數,能干什么?”周德全開始變得慵懶,不再去想更多的改變;他最迫切的希望就是船上的娛樂活動能豐富些,這樣,他也許會干得更長久。


        與世隔絕,致船員抑郁成疾
        船上的“娛樂項目”少,就自己主動創造條件。
        姚建廣(化名)是譚勇的老鄉,在譚勇的帶動下,也成了一名船員。
聽譚勇說了船上的枯燥生活,本來就比較宅的姚建廣起初倒是表現得很樂觀:“因為,我就喜歡有自己的空間!”每次上船之前,他就準備好各種自己喜歡的“娛樂項目”:幾本書、MP3和幾張DVD,不到一個月,這些“娛樂項目”就用完了:書看完了;MP3聽膩了;DVD也看了好幾遍。就連和同事們聊天也沒了話題,“之前知道的新鮮事兒也八卦完了?!筆奔涑ち?,他發現,包括自己在內的船員們,除了喝喝酒打打牌,大部分時候,都變得越來越沉默寡言,漸而漸之,原本就不愛交際的姚建廣變得更加悶。
終于執行完任務,回家過節,姚建廣發現大家聊得火熱的“熱點新聞”“娛樂八卦”,自己根本不知道也插不上話,“建廣,你不是在海上嗎?應該是世界各地的新聞,無所不知??!”朋友們像看怪物一樣看他,這讓姚建廣更加沉悶寡言。他知道,朋友們并不了解船上沒有網絡,就連電話,也是很長時間才能打一次,本來就不愛說話的他,懶得跟朋友們解釋,他也擔心原本大家都羨慕他的工作,現在會招來質疑。久而久之,他變得越發不愛與人交流,他甚至希望回到船上,遠離人群。這樣的情形,讓人想起永遠不肯將腳步移向陸地的內心極度自閉的“海上鋼琴家”。家人發現了姚建廣的不對勁,逼著他去醫院,竟被醫生診斷為中度抑郁癥,在家人的堅持下,不久前,姚建廣和譚勇一起,告別了海上漂泊的日子。


        昂貴的通信設備,讓船東望而卻步
        交通運輸部海事局曾發布的一份調查顯示,目前我國每年培養航海類專業學生2.1萬余人,畢業時實際到遠洋船舶工作的占80%,5年后仍在船上工作的本科生不超過20%,將海員作為終身職業的更是少之又少。
        如今,海陸兩地的薪酬差距正逐漸縮小,工作環境卻天壤之別。越來越多的船員選擇上岸工作,甚至有的還被高薪挖走。
        此前,有媒體報道稱,南方某航運公司的一些高級船員被中介高薪挖走,導致停航事件,從而給公司造成了巨大損失。由于高級船員的短缺,不少船運公司已出現“船等人”的現象,往往是一艘船只為等一個大副而不能起航。
        業內人士紛紛呼吁遏制船員流失現象,否則會直接影響中國航運業的發展。
        而對于如何留住船員,除了薪資調整外,最主要的是改善工作環境,讓他們徹底改變“單調”、“乏味”、“坐水牢”的現實狀況。
       “船上什么時候可以像陸上一樣輕松上網?”譚勇也曾不只一次地問過船東,畢竟這是譚勇喜歡的一份工作。如果船上有了網絡,譚勇就可以和家人及朋友隨時保持互動,第一時間知道家里的情況。
        “我們也希望船上能上網,這樣,不僅能豐富船員的業余生活,提高他們的積極性,也會更高效地執行任務,節省運營時間和成本?!貝?,但是在船上裝一套終端設備,要幾十萬元,再加上昂貴的流量費用,“我們實在裝不起?!貝撬?。
 據了解,盡管隨著海上通信衛星的普遍應用,通信網絡正逐漸覆蓋,面對昂貴的價格,仍然使很多船東不得不無奈地選擇放棄。
當通信網絡在陸地上全面覆蓋之時,人們怎么能夠不忘記海上的他們,幫助他們遠離信息孤島,不再與親人及陸地“失聯”呢?
        據了解,行業內對此也一直在爭論研究,尋求破局之道。令人振奮的是,近日,據業內人士透露,經過長時間的探索與研究,今年12月1日將在上海舉行的“首屆海上衛星寬帶服務航運產業研討會”上,這種現象將有望得到徹底改變。屆時,業內專家、學者、企業家將齊聚一堂,探討徹底改變船員工作及生活現狀的新形式,并正式對外發布具有顛覆性的新型商業運作模式,這一模式的推出,將徹底解決航運行業的海上通信問題。
        “一定要讓船東們降低運營成本;也一定要想辦法確保船員們不僅可以打電話,還可以看新聞聯播、看電視肥皂劇;并隨時隨地可以上網聊天、微信、視頻、購物等?!本莞萌聳客嘎?,這一模式一定會為整個衛星應用行業乃至航運業帶來一次歷史性的巨變。


    轉自 李晉 衛星與網絡